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老赖”甘肃前首富阙文彬惊现迪威尔股东榜,建霖家居曾上 “国

家居 时间:2020-04-20 浏览:
据上交所和证监会官网消息 本周 4月20日 4月26日 将有2家IPO企业上会 其中 科创板1家 传统板1家 具体名单如下 本周1家科创板IPO企业上会本周1家传统板IPO企业上

  据上交所监会官网消息,本周(4月20日~4月26日)将有2家IPO企业上会,其中,科创板1家,传统板1家,具体名单如下:

  本周1家科创板IPO企业上会

  本周1家传统板IPO企业上会

  在本周上会的2家IPO企业中,价值线研究院发现诸多问题:

  1、迪威尔:9年霸榜甘肃首富、如今沦为“老赖”的阙文彬惊现股东榜;第五大股东叶兆平等股权遭司法冻结;研发投入未达标,科创属性存疑。

  2、建霖家居:曾上榜“国控”污染企业黑名单;实控人曾无偿挪用公司资金;外销近八成,美国是大头,在中美贸易摩擦以及美欧等海外疫情形势严峻的背景下,业绩到底会受到怎样影响令人关注。

  A

  迪威尔

  9年霸榜甘肃首富

  如今沦为“老赖的阙文彬惊现股东榜

  第五、第九大股东股权遭司法冻结

  注册地:南京市

  主承销商:华泰联合

  拟上市地:科创板

  IPO之路:

  早在2014年的11月,迪威尔就宣布闯关创业板并正式提交招股说明书,但其上市进程在2016年9月被证监会终止审查。根据证监会当时披露的信息,迪威尔存在经营业绩持续下滑,且预计在2016年度无法改善的情况。

  2019年10月9日,上交所披露了迪威尔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书(申报稿)。

  迪威尔是一家全球知名的专业研发、生产和销售油气设备专用件的供应商,目前已形成井口及采油树专用件、深海设备专用件、压裂设备专用件及钻采设备专 用件为主的四大产品系列,公司产品已广泛应用于全球各大主要油气开采区的陆 上井口、深海钻采、页岩气压裂、高压流体输送等油气设备领域。

  关注点一:9年霸榜甘肃首富、如今沦为“老赖的阙文彬惊现股东榜

  据《野马财经》报道,迪威尔是一家“高端制造”企业,公司实际控制人张利和李跃玲夫妇并非科班出身,在创立迪威尔之前,都曾在中国石化集团南京化学工业有限公司工作过,分别从事人事、财务、营销方面的工作。

  除了张氏家族之外,在迪威尔前十大股东中,还出现了甘肃前首富阙文彬控股的公司,以及与阙文彬有关的三位自然人股东。

  阙文彬是何许人?

  他曾被称为“低调的富豪”,其在2009年胡润百富榜单中凭借48亿元财富成为甘肃省首富,2015年阙文彬连续第八年蝉联甘肃省首富时个人财富已经增至200亿元。2017年,阙文彬个人财富虽缩水至140亿元,但仍是甘肃省首富。

  最风光的时候,阙文彬手握恒康医疗和西部资源两家上市公司。如今却因债务纠纷,被法院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和限制消费人员名单(俗称“老赖”)。

  据招股书,迪威尔的第九大股东正是阙文彬占股99%的四川恒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四川恒康”),后者持有迪威尔4.11%股份。有意思的是,阙文彬的老部下叶兆平是迪威尔第五大股东,持股4.66%。

  叶兆平曾任四川恒康发展有限公司总裁兼财务结算中心总经理。而阙文彬一直以来都通过四川恒康发展有限公司控股旗下西部资源。不过,这二人的雇佣关系却没有持续太久。

  2012年,叶兆平被梅花伞(002174.SZ)聘为总经理。2014年,游族网络借壳梅花伞成为主板第一游戏股,随后,公司管理层大换血,叶兆平也退出了董事会。

  除了阙文彬及其旧部,迪威尔的二股东杨建民也引起了媒体的注意。

  杨建民是江苏南京人士,A股著名牛散之一,发家自对两只南京本地股的PE投资,偏好投资本地股,迪威尔就是南京土生土长的一家企业。

  目前,杨建民持有迪威尔14.9%股份,其女杨舒持有4.25%股份,父女二人分别为公司第二、第七大股东。

  关注点二:第五、第九大股东股权遭司法冻结

  据《时代周报》报道,天眼查显示,2016年~2018年,迪威尔第二大股东杨建民和第五大股东叶兆平合计36次质押迪威尔的股权,目前均处于有效状态,两人分别持有迪威尔14.90%和4.66%的股权。此外,第七大股东杨舒、第九大股东四川恒康和第十大股东曹本明的股份也被质押了。

  值得一提的是,第五大股东叶兆平和第九大股东四川恒康质押股份已被司法冻结。目前,因三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叶兆平遭广州金控小贷公司起诉,持有迪威尔股份均被冻结;而四川恒康股权遭冻结是因为民间借贷纠纷案,借款人宋丽华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此外,今年迪威尔持股50%的子公司南迪科耐德(南京)科技有限公司一度被南京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据迪威尔律师工作报告,截至报告出具日,已质押股份占发行人股份总数的16.44%,其中叶兆平及四川恒康上述质押股份已被司法冻结,杨舒为原公司董事的子女。华鹏飞股份有限公司诉杨建民等8名被告股权纠纷一案处于二审阶段,尚未审结。

  对此,一位知名律师表示,如果公司的大股东、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是排名靠前的股东,其持有的股份被冻结是对公司IPO有影响的。

  关注点三:研发投入未达标,科创属性存疑

  2020年3月20日,证监会发布了《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下称“《指引》”),首次提出了对科创板申报企业科创属性的统一评价体系,进一步明确了科创属性的内涵和外延。证监会表示,出台《指引》的目的是落实科创定位,更好地支持和鼓励“硬科技”企业在科创板上市,加速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促进经济发展向创新驱动转型。

  具体来看,《指引》提出了3项常规指标和5项例外条款的“3+5”评价体系。其中,3项常规指标的具体内容为:

  在研发投入方面,迪威尔既没有达到最近三年研发投入占比例5%以上的标准,也没有达到最近三年研发投入金额累计在 6000 万元以上的标准。

  从招股书(上会稿)披露数据来看,报告期内(2017年度~2019年度),迪威尔营收分别为3.40亿元、5.03亿元、6.94亿元,合计15.37亿元,三年营收的5%约为7685万元。同期,迪威尔研发费用分别为1022.62万元、1534.13万元及2886.51万元,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01%、3.05%及4.16%,最近三年研发费用合计为5443.26万元。

  B

  建霖家居

  曾上榜“国控”污染企业黑名单

  近八成收入靠外销

  注册地:厦门市

  主承销商:长江证券承销保荐

  拟上市地:上交所主板

  主营业务:

  建霖家居主业为厨卫产品、净水产品和其他产品,以OEM(原始设备制造商,俗称贴牌生产)和ODM(原始设计制造商)模式为主。

  关注点一:曾上榜“国控”污染企业黑名单

  据《新财智》报道,建霖家居环保隐患日益凸显,或难消除。

  据厦门生态环境局官网信息,《2015-2018年集美区企业突发环境事件风险的等级划分和突发环境事件应急预案备案情况》表中,建林有限环境风险等级为“较大”,分公司厦门建霖灌口一厂环境风险等级为“较大”。

  同样根据厦门生态环境局官网信息,在《2018年第三季度集美区重点排污单位监测需求》中,建霖家居“榜上有名”,同年,分公司厦门建霖曾被投诉者举报“建霖灌口三厂经常有臭味飘到森那美这边,喷漆臭味”,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

  而到了2019年,建霖家居分公司厦门建霖灌口分厂被纳入2019年第三批环境信用强制参评企业名单。

  其实,早在2010年,建霖家居就已经因污染问题列入《2010年度应实施强制性清洁生产审核的企业名单》。2011年,建霖家居因废水污染受到重点监控,并上了福建省的省控名单。2013年,建霖家居又因为重金属污染成了重点防控企业,由省控“升级”为国控,2014年,建霖家居依然在“国控”名单之列。

  关注点二:实控人曾无偿挪用公司资金

  据《企观资本》报道,招股书显示,建霖家居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SOLARIENTAL INDUSTRIES LTD.(下称“永欣实业”)曾在报告期内发生多次占用公司资金的行为,甚至是无偿占用。

  针对厦门建霖卫浴工业有限公司(建霖家居前身,下称“建霖有限”)和永欣实业之间的资金拆借,建霖家居解释称,这些借款大部分发生于公司收购开曼建霖之前,且以上关联方资金拆借已于2016年12月31日前全部清理完毕。

  据招股书,2015年11月16 日,建霖有限召开董事会,同意收购开曼建霖。2016 年1月 16 日,永欣实业与建霖有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由建霖有限以 100 万美元的价格受让永欣实业所持开曼建霖 100%的股权。显然,在建霖家居确定收购开曼建霖之后仍有3笔合计高达近1000万美元的关联方资金拆借,与其招股书中的解释不一致。

  关注点三:外销近八成,美国是大头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截至2020年3月27日,Wind显示,A股正常排队IPO企业共有417家,其中营收最为依赖美国的是建霖家居,其收入超过6成来自美国。

  这意味着,中美贸易摩擦以及美欧等海外疫情形势严峻的背景下,外销接近80%、占绝对大头的建霖家居,业绩到底会受到怎样影响令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