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青岛弘阳家居商铺面积减半 客流量不多商户拒交租金

家居 时间:2020-04-21 浏览:
近日,城阳区刘先生联系到记者,称2019年年初被弘阳家居青岛店坐拥16万平方米占地面积,且集汽车、家装、家居为一体的硬核业态宣传所吸引,但入驻该商场不到一年却遇到许多问题,商场变相收费、合同中出现高额违约金的霸王条款,甚至连宣传中承诺的16万平

  近日,城阳区刘先生联系到记者,称2019年年初被弘阳家居青岛店坐拥16万平方米占地面积,且集汽车、家装、家居为一体的硬核业态宣传所吸引,但入驻该商场不到一年却遇到许多问题,商场变相收费、合同中出现高额违约金的霸王条款,甚至连宣传中承诺的16万平方米也在近期“削减”为8万平方米。疫情期间,面对骤减的客流量以及无故减少的一半商场面积,刘先生与众多租户决定拒绝交租。面对这一问题,弘阳家居暂未接受采访。

  未签订合同协议先装修

  2019年,弘阳家居青岛店盛大招商,称该商超总建筑面积达16万平方米,集家具、建材、家装、家居用品以及汽车业态为一体,刘先生考虑到此处发展前景不错,可以进行投资,便在该商场租了3家门店。

  2019年3月份,在未签订合同协议的情况下,刘先生对三家门店选址装修。他说:“当时也是收到了弘阳家居负责人的通知,让我们先装修,不急于签合同交费,等到商场正式开业时,再交费签合同”。原定于4月份开业的弘阳家居因未能顺利招商延期至2019年9月26日正式试营业,而正式开业时间,延期至10月26日,刘先生表示:“国家规定,开业时商铺的入住率达到80%,但是据我所知,去年开业的时候,仅有50%,我认为这是强行开业。”

  而在开业之后,刘先生收到弘阳家居递来的房租交款单,考虑到未签合同,刘先生只交了其中1间门店的租金,在2019年年底,刘先生收到了合同之后,补交了其他2间商铺的租金

  合同中出现霸王条款

  收到合同后的刘先生,对合同当中多条条款产生了质疑。其一,商场电费为0.93元/度,除了电费,租户需每个月交纳0.5元/平方米的能源服务费;其二,合同中将“物业费”改为“经营服务费”;其三,针对合同中的违约赔偿部分表明,若租户违约须赔偿弘阳家居6倍违约金,而弘阳家居违约的情况下仅赔偿租户1赔违约金。

  刘先生怀疑道:“首先,为什么除了电费还要交纳能源服务费,其次,为什么将物业费改为经营服务费,再者,为什么对方违约只要求1倍的违约金,而我们租户违约则需要赔付6倍的违约金呢?”

  刘先生与众多租户联系到弘阳家居的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能源服务费指的就是物业费,而物业费改为经营服务费意为避税,然而刘先生对此解释表示不满,弘阳家居也在租户的要求下收回了合同,将合同的“能源服务费”改为”服务费“重新下发合同,可合同中额外要求的0.5元/平方米的费用却没有去掉。

  一半商铺变为康复中心

  疫情期间,弘阳家居门店属于闭店状态,刘先生与众多租户面临收入巨减的现状,而在此时,他们得到了一个消息,弘阳家居将原先承诺的16万平方米商场用地削减至8万平方米,他表示:“弘阳家居青岛店招商未满,且无力承担目前16万平方米的租金,所以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一半的商场用地退还给了青岛政建集团,目前他们正在建一所康复中心。”

  因“损失”了一半的商场面积,商场内结构进行了调整,许多商铺因此无法营业,且影响正常营收,刘先生与众多租户以拒交房租的方式进行抗议,而弘阳家居的负责人对此表示:必须交房租,合同已经签了,否则按照6倍违约金进行赔偿。

  刘先生告诉记者:“疫情期间,大家已经很难了,没有免租减租就罢了,未告知我们便削减商场面积,强制性要求我们交租,实在过分。”

  目前,刘先生以及30多家商铺租户联名要求与弘阳家居解除合同,3月份,刘先生致电12345进行投诉,城阳区流亭街道办事处回复称:可从中协调,但其并非执法部门,不能强制性要求。

  弘阳家居暂未接受采访

  记者针对此事联系到了弘阳家居青岛店,该门店总经理称无权接受采访,于是记者来到弘阳家居城青岛店现场,发现商场中庭的北侧是商铺,而南侧如刘先生所说,确实已经在施工做其他建设。

  相关律师告诉记者:“合同中出现的违规收款,可内部协商,协商未果可通过起诉的方式解决,而合同约定的不对等情况,可由法院酌情进行调整。目前该商铺出现的削减情况,合同中约定的16万平方米减至8万平方米在不能实现的情况下,当事人可要求解约。”

  刘先生表示:“门店毕竟已经装修完了,也有不少投入,希望弘阳家居能针对其虚假宣传和削减商铺面积给我们造成的损失给一个满意的答复。在房租方面,考虑到面积削减以及疫情特殊事件,可酌情减免。”